当前位置 :中国环境产业网 >聚焦 > 正文

有没有一种蓝叫“约谈蓝”

来源:法治周末 | 2016-01-13 15:05:55
河北 约谈 督察
​    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河北省领导班子过得并不轻松”,央视在当天的一档新闻栏目中这样总结道。
\

  画面中,河北省省长张庆伟独自坐在铺着墨绿色桌布的长桌一侧,他的对面坐了两个人:中央环保督察组正副组长。3人呈等边三角状。

  这是迄今关于环保的最高级别的约谈,省部级官员之间的对话——代表中央的督察组约谈河北省委书记、省长。

  此前的整个元旦假期,华北上空一直被雾霾笼罩,不过,人们相信,河北成为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的首站并非偶然。

  “钦差”出行、约谈长官、进驻地方、接受举报,这些元素在近两年并不陌生。

  疑问在于,针对环保的这场督察,是否会与中央巡视组在反腐领域那样,刮起一场巨大的风暴?当然,人们更关心的是,从此之后,中国会不会出现“约谈蓝”?

  为什么是河北

  中央环保督察组的首站选择河北,人们并不感到意外。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政策与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宋国君教授说,在华北地区的人都有感受,河北污染比较严重,尤其是空气污染。

  “巴黎气候大会时,在热议气候变化的同时,也在热议北京的雾霾,北京雾霾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此很重视。

  环保部统计的74城空气质量数据显示,在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前十榜单上,河北长期占据半壁江山,邢台、保定更是屡夺第一。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在2015年7月召开的第十四次会议上,在对中央环保督察作出部署之时,就已明确“要把环境问题突出、重大环境事件频发、环境保护责任落实不力的地方作为先期督察对象”。

  也是在这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备受关注的《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和《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等党内法规。

  产钢大省和燃煤大省河北的入选似乎早已命中注定。

  “环境治理一般从最严重的地方来着手进行,要抓就抓典型。”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教授并不感到吃惊。

  约谈的效果很快便出现了。

  河北省委省政府领导多次表态全力支持此次督察,还专门为此成立了工作协调组。

  在河北的两位最高长官与督察组长桌对坐3天后,污染治理成为河北两会上最热的议题。省委书记赵克志在会上强调,要把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放在最优先的地 置。省长张庆伟则直接在作报告时承诺,十三五期间,PM2.5浓度较2013年下降40%,并力争让河北重污染城市退出全国空气质量榜末10名。

  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北并召开动员会的当天,河北省环保厅首页挂出了数条关注大气污染治理的新闻,包括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立法协商、邯郸散煤治霾、衡水信息化治霾、出台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等;两天后网站的弹窗显示的是暂停委托对机动车排气污染进行检测网上受理的通知。

  “对生态环境问题突出,生态治理持续恶化的地方,该约谈的约谈,该追责的追责,绝不能顾及情面,特别是对党政领导干部,在环境保护方面不作为、乱作为,甚至失职、渎职,滥用职权的,要依法依纪严肃处理。”赵克志在动员大会上逐字逐句地作了表态。

  “钦差”的来头

  中央环保督察的设计,也是深改组上述会议作出的部署。

  此次进驻河北的中央环保督察组,组长是环保部原副部长周建,副组长为现任环保部副部长翟青,组内成员还包括来自中纪委、中组部、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人员等

  “层级有多高,看下组员就知道了。”常纪文解读说,虽然去的人级别不高,但代表的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威力很大。由于中办国办都派了人,地方上自然要对应党委和政府,因此省委书记和省长都必须出面。

  与以往督查组不同,中央环保督察组并不处理具体个案,而是重点督察地方党委政府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环境保护重大决策部署情况,解决和处理突出环境问题,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严格责任追究。

  “简单来说,一是看党的生态文明建设方针落实得怎么样,包括地方产业结构调整落实得怎么样;二是地方有什么困难,听取一下。”常纪文告诉记者。

  翟青此前介绍中央环保督察组时提到,督察的对象主要是各省级党委和政府,并下沉到3个至5个地级市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

  过去,环保约谈并没有地方党委的身影,被约谈的往往都是行政首长。

  2015年7月通过的《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首次以中央文件的形式提出了环保“党政同责”的要求。

  “环境保护搞得好不好,地方党委起很大作用。”常纪文此前就呼吁过环保领域党政同责,在当前“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的体制下,很多决策都是党委和政府共同作出的,但过去没有对此予以明确,党委的环保责任实际被虚化了。

  除了督察组的层级和权威性外,督察结果的应用也会对地方形成震慑力。

  据翟青介绍,在督察结束以后,重大问题会向中央报告,督察结果要向中央组织部移交移送,这些结果将作为被督察对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任免的重要依据。

  “确实会起到震慑作用,这是光由环保部门一家约谈、督查都无法到达的高度。”王灿发说。

   期待“约谈蓝”

  地方官员其实对环保约谈并不陌生,在刚刚过去的一年,至少有20个城市因环境问题被环保部约谈。

  在经历了2015年上半年糟糕的持续重污染天气之后,河南省郑州市曾在2015年7月末出现了一周多的好天气。

  凑巧的是,此时恰逢华北环保督查中心受环保部委托对郑州市领导进行约谈,郑州市民将这些难得的数日蓝天归功于此,将其命名为“约谈蓝”。

  郑州成为全国第一个因空气质量恶化而被约谈的省会城市,后来这份名单上又陆续增加了哈尔滨、沈阳、长春、昆明等。

  “从去年的情况来看,约谈的效果还是不错的,一些地方采取了严厉的治污措施。”王灿发认为,地方被约谈后一般都加强了治理污染的力度,这至少能够扭转污染恶化的趋势。

  因被约谈而受到触动最大的可能是山东省临沂市。临沂市市长张术平在被约谈时称,接受约谈心情非常沉重,他向约谈者表了决心,信誓旦旦地称“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

  旋即,临沂开始了铁腕治污,短短4个月内,临沂163家企业停产,412家企业限期整改治理,成就了全国关注的“临沂样本”。

  临沂的强势治霾在迅速见效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争议,据报道关停整治污染企业导致当地数万人失业,并引发千亿元债务危机,但从舆论上看,这种做法得到公众和环保官员的支持。

      在更多的地方,被约谈的行政长官表态将尽力治理污染保护环境之后,最先出现的并不是城市上空的蓝天白云,而是环保系统的“密布乌云”。

  据媒体报道,去年大规模的环保约谈之后,地方几十名相关主要负责人被批评、警告、免职,其中多数集中在环保系统。

  “一约谈市长,环保局长受处理了,当然,地方环境治理不好环保局长可能有一定的责任,但整个地区的环境保护不是环保一个部门能够做到的。”王灿发指出。

  在王灿发看来,环保督察要出效果,需要多个方面的配合,纪检监察、组织部门、媒体跟进,有些地方官员未必害怕约谈,但害怕被媒体曝光、害怕升迁受阻、害怕被追究责任。

  不过,很多人并不认为约谈与重现蓝天之间存在必然联系,尽管如今约谈的主体和对象都已升级。

  “约谈最重要的意义可能在于,在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尖锐矛盾下,影响地方领导作决策的权衡考量,加大环保因素在领导头脑里的权重。”环保专家宋国君对记者说。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请关注中国环境产业网官方微信,您将第一时间获取产业最新动态、独家研究、热门活动等精选内容

扫描二维码 中国环境产业网微信

投资联盟研究中心

王世汶
王世汶
    中国环境投资联盟理事长; 环境总裁同学会会长

融资的那些事

国内环保领域在运用和借力资本方面一直是个发育迟缓的“后进生”,尽管这几年汹涌奔波的各类投资机构也开始扫荡环保产业,也不时有某某公司被投资的风声传出,但从根本的价值理念和对

会议论坛

举办环境领域大型国内、国际会议论坛

宣传推广

提供专业的品牌推广、广告宣传

国际合作

中外环境技术对接、市场合作、产品推广、企业互访等

合作咨询

商务对接、战略咨询、投融资服务、企业并购、园区规划等

高端培训

环境领域唯一顶级专业培训,包括国内培训和海外研修